中國北京國際科技產業博覽會(科博會)官方網站名稱中國北京國際科技產業博覽會(科博會)官方網站

第二十二屆科博會
官方微信點擊或掃描
官方微博點擊或掃描
紀檢舉報

English

主展場: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老館) 時間:2019年10月24日至27日

中國北京國際科技產業博覽會(科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科技產業博覽會(科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所在位置:首頁 > 論壇會議 > 論壇會議動態 > 正文

2014中關村創新論壇實錄

2014年05月16日  來源:科博會官網(www.484254.live)  

中關村發展與創新型國家的建設

中國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協會理事長張景安

 

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剛才聽了幾位的發言很受啟發,因為剛才斯坦福的教授還講到了辦班,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科技與文化的融合,我認為中關村今天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是融合的新階段。這個事當年錢老多次呼吁了科技與文化的融合,我們也做了很多工作,坦白講,收效很小,看不出來效果。但是近年來非??上?,現在車庫咖啡、中關村科技園等許多成果振奮人心,我們中關村到了一個創造先進文化的階段,這必將推動中關村的創新創業進入一個新的臺階。所以,從我們現在的調查來看,中關村成為世界的科技中心、成為世界的創新中心和世界的先進文化中心是有自信的,是有可能的。

    十八大以后,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到科研院所、到開發區去視察,9月30號專門到中關村進行政治局的學習,還聽了中關村的匯報,看了展覽。之后在1月6號又專門借鑒嫦娥三號又講了一番話,這些都對中國的創新驅動、創新強國和中國夢做了很多的解釋,中國夢、創新夢、中關村夢,這幾個夢是相輔相成的。

    我們現在來看這個形勢,看這個情況,我們實現中國夢是有自信的,有可能的,創新強國在我們這一代人有可能實現。這也不是瞎說,因為三百年來我們一直落后挨打,到今天風水輪流轉,轉到我們這兒了,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有可能在不太長的時間走在世界的前列,引領發展。所以,我們應該有這個自信。

    但是,從現在來說,我們還有很多的路要走,我就從五點來談一談。十八大提出解放思想,更深層次更高水平的解放思想,解放什么?這還是有很多的難度,你是不是能夠看得特別準,該看、敢干不敢干?能不能前進?有很多的問題需要討論。我今天就說五點。

    第一個,我們講創新驅動,要實現創新強國,要更加開放才能實現。但是,現在我們整合世界資源,仍然有相當大的差距,因此要擴大深化改革開放。

    第二個,要建設創新型國家、創新型強國、實現中國夢。創新這個東西它是個永無止境的寂寞長跑,有的好幾代人才能做到,急功近利不可能,現在我們急功近利這種文化要改正。

    第三個,創新的特點具有不確定性,初期無法判定它是怎么樣。比如新興產業,我們就發現新興產業會小吃大,即使微軟、Google這樣的巨無霸大公司也要被小公司代替。再一個,創新要合作,包括與競爭對手的合作,這個企業是快魚吃慢魚,具有許多的不確定性,需要研究,但是我們對這些研究還不夠。

    第四個,創新還有一條規律,多數失敗、少數成功。我們現在對成功的準備還是有,失敗的準備不足。我就發現斯坦福大學曾經有一個教學是進行失敗以后再分析的教育,這個對我很有啟發。

    第五點,還是我們老的問題,人才的問題。中國講了創新科技、創新人才,人才是關鍵,但是剛才他們講了我們的創新能力差,考試分數高,缺乏爭論、討論和評論的思維,只靠背答案、應付考試,難以成為創新的產品。

    另外我們又發現一個新的現象,北京的高房價摧殘了很多年輕人的激情,年輕人一開始過于物質驅動化,不能體現自由幻想的浪漫人生,一種面向心靈的生活方式,本來可以高談闊論、結伴而游,但是過早為柴米油鹽、為買房而煩憂,這些胸懷天下、身無分文的人就受到制約。

    中國要建設創新型國家,要成為世界的中心,我們還要凝聚一大批世界的巨人,希望中關村能夠率先成為大師云集的先進文化,敞開胸懷吸納天下頂尖人才。所以,我們說現在的解放思想值得我們研究,比如美國當年在實施阿波羅登月計劃,耗資240億美元,十年時間解決了眾多難題,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創舉,需要研究。當年,德國人布勞恩在二戰的時候研究導彈打別人,他是一個戰犯,但是美國二戰以后把他引進美國,在他的引導下推動阿波羅計劃,布勞恩成為了英雄,據說美國引進這批人使航天科技節省了10—20年的時間。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研究。

    另外,美國人現在到中國來學習,美國政府公布了10萬人到中國的留學計劃,而且搞了一個基金會,基金會的主席講通過留學計劃加強中美的戰略關系。到中國留學可以改變打通未來世界的大門,帶來有助于全球經濟中成功的文化和專業的技能。我們怎么反過來看這些文化,怎么樣培養人才。

    上世紀中葉全球化加快,各國出現了互相依賴、互相交融成為這個時代的特征,未來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在知識、文化、思想方面真正交融交鋒的世界?,F在有些人在討論東西方文化的沖突與融合問題,各抒己見,但是有一點值得研究,我們的老一代科學大師是精通東西方文化的,現在我們的人才不多,我們建設社會主義強國,要建立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先進文化,必須站在世界文化的巨人之上,這就要深入思考我們面臨的任務是把中國推向世界,得到國際的普遍認可,目前,我們還沒有真正能夠全面吸納世界先進文化的精神,世界人民對中國文化還相當陌生,中華文化也沒有被世界各國人民廣泛接受,這對我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要讓世界了解中國、采納中國是未來面對的新課題,有人說如果你需要世界的力量,就必須面向世界文化,在中國文化融入世界目前還缺這方面的人才,我認為中國要出現一批這樣的人才非常迫切,這對于建設我們創新強國的國家和國際化的先進文化非常重要。

 

科技與文化融合的新業態

―――數字化與文化發展戰略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院趙剛博士

非常高興參加今天的中關村創新論壇,剛才孟區長和夏主任從他們自身的經歷講到了中關村是一個夢開始的地方,海淀也是一個圓夢的地方。實際上他們剛才講到的很多事例、很多成功的經驗,根本上都是用創新文化、創業文化在這片土地上深深的浸入到了每一個人的心中、每一個人的生活習慣當中,也就是升華成每一個人的夢,也就是中關村創新創業之夢。剛才主持人也講了,最高的境界就是文化,所以從文化上來講,我們還有很多的工作,科技和文化的融合,我們之所以有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明,現在很難或者是沒有那么容易的引起世界的共鳴和認同,我覺得我們缺乏科技的手段和科技支撐。

    昨天晚上剛剛參加了一個韓國青年企業家活動,他們到中國來,提出來的第一個問題,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尋找當年他們韓國在北京的時候,有一個書法家給他們寫的匾牌叫貿易救國。我說你們為什么關心這個事情?他們說他們已經把它拍成照片,編了一個非常好的故事。所以他們來到中國的時候,通常有人會給他們介紹更好的創新創業企業參觀一下,他們說先去尋找當年給他們題詞貿易救國的地方,要尋找這個故事。所以可以看到文化傳播的力量多么強大。

    我今天主要給大家介紹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數字化戰略已經成為國家一個重要的戰略方向。數年前有一本書叫《數字化生存》,當時提出來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切身的感受,但是今天當我們的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等,已經普及的時候,我們感覺到一切都數字化,而且圍繞著數字化我們可以作很多的文章。比如說一些發達國家提出來數字化美國、數字化歐盟、數字化巴黎等等,我們也應該明確的提出來要數字化中國、數字化北京、數字化中關村。當然,我們也在做,但是我們的戰略不是太明晰。

    數字化戰略,應該說是這幾年方興未艾,特別是跟文化的結合,文化一旦插上數字化的翅膀,文化的傳播力量就會非常的深入人心和影響廣泛。這段時間,烏克蘭危機讓我們深切的感受到國際的話語權競爭力,實際上也是一場數字之戰。中國現在也派出了很多戰地記者深入到一線,回想我們十幾年前伊拉克戰爭,當年中國的新聞媒體出于安全考慮,保護記者的生命安全,當時我們中央臺的記者過去露露面,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衣的形象讓我們印象深刻,爭奪話語權可以影響一大批人,所以在這方面,我們現在需要調整的戰略還有很多。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采取一些更加切實可行的戰略和政策。第一個,我們要制定文化數字化戰略。數字化要有文化的內涵,不能單純的冷冰冰的科技,我們的科技為什么不能把它變成我們的消費,變成我們的娛樂,變成我們孩子的游戲等等。之所以我們的科技與經濟、社會、民生結合不太緊密,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把它劃為我們日常生活,同時文化的發展要依托數字化。

    第二個在文化產業中我們要更加開放,不是說文化是我們自己的、民族的、本土的,我們就拒絕開放?,F在國外很多媒體人,很多企業家對我們的文化非常感興趣,像敦煌、像我們的烤鴨等等,他們在通過各種方式進行多種媒介的傳播和宣傳,但是我們自己卻缺乏這樣一個有效合理的手段。

    第三個,高度重視文化、數字化的本土特色和區域特色。我們不能丟掉本土和區域特色,同時,我們還要在文化數字化的過程當中彰顯我們的歷史,中國是一個幾千年悠久歷史和文明國家,要讓更多的人來了解,發揮更大的社會價值和經濟效益,在這方面我們還有許多的工作要做。

    跟大家交流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我們要采取一些切實的措施,我們在文化數字化的戰略當中一定要更加重視我們的人才培養,創業人才、跟科技結合的人才,科技來做文化工作,文化要有科技的含量,要掌握高水平科技的人才,解決一些關鍵的技術。我們通過設立文化數字化的項目,來推進關鍵技術的解決,同時我們還要探索好的商業模式,沒有好的商業模式,沒有盈利模式,這個事情就很難持續,完全靠公益、完全靠政府的財政投入,很難推進下去。我們現在做的很多事情就是因為政府投入比較多,商業化的模式比較少,市場配置文化資源也做得不太夠,所以我們很多的實行半途而廢。

    第二個措施,我們加強文化數字化基礎設施的建設。我們有了移動通信、云計算的平臺、數據中心,依托現有基礎設施的同時,還要增加和改進一些新的基礎設施。

    第三個措施,設立文化數字化的示范地。建立文化數字化國際合作,克斯拉電動汽車之所以在美國能夠成功,就是因為它創造了一個綠色文化,盡管定價很高,但是,它契合了發展、環保、低碳的發展潮流,實際上它打的是一種文化的概念,結合了綠色、結合了汽車,所以它成功了。

    我們最近在跟印尼、南非、巴基斯坦交流的過程中,實際上最開始他們非常希望引進中國先進的科技,引進中國一些好的企業,跟他們共同來推進當地的經濟、民生,但是,過程當中產生了很多的矛盾,很多的不理解,從開始的熱情到后來的爭執,現在又達成了很多的共識,實際上這個過程是一種文化的認同,是一種文化的融合,我們也想了很多的辦法,請人通過一些現代科學的手段,包括從兩國的歷史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文化上達成認同,他認可你這個事情,他跟你在一起不光是為了賺錢了,認為中國走出去就是要賺取資源、壓榨他們的勞動,后來他們發現不是,我們要共同創造一個世界夢,大家共同探索一條道路。所以,合作進行得比較成功,今天下午印尼科技部還要跟我們簽署有關的協議,建立中國印尼科技創新園。所以,我覺得文化插上數字化的翅膀,得到世界的廣泛認同,這將來是我們中國一個重要的戰略。

 

核心區的核心:富有活力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

                   ------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

北京市海淀區副區長、中關村海淀園管委會主任孟景偉

 

各位領導、嘉賓、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首先熱烈歡迎各位朋友出席今天的中關村創新論壇,我演講的題目是“富有活力的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大家知道,海淀區是中關村的發祥地,是目前的中關村國家創新示范區核心區,截止到2013年底,園區國家級的高新技術企業5000家,占全市的55%,中關村的高新企業12000家,上市掛牌公司共計331家,占全市也達到55%,占全國十分之一左右。高新技術企業總收入去年超過1.2萬億,企業研發強度達到5%,全區的發明專利授權量1.18萬件,占全市的54%??梢哉f海淀區在各方面均占領北京市的半壁江山。

    今年2月份,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明確了北京作為國家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以及科技創新中心的核心職能,這也是國家領導人第一次明確北京作為首都科技創新中心的核心功能,海淀區作為中關村核心區,目前正在加快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系列講話精神,搶抓全球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新機遇,積極承擔創新驅動發展引領示范的使命,加快推動核心區向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進軍。目前,我們的做法主要包括四個方面。

    第一方面是堅持把深入挖掘區域創新資源潛力作為激發區域創新活力的切入點。海淀是全國乃至全球創新最密集的區域之一,國家級院所130多所,兩院院士500多人,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占全國的八分之一,要讓區域內豐富的創新資源潛力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必須從激發區域創新創業為抓手。一是推動科技成果轉化,聯合社會資本與高校共設成果轉化基金,目前與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北航等諸多高校院所建立了以資本為紐帶,以市場化為導向的投資體系,同時與投資機構聯合構建了產業技術研究院,從而構建了面向高校的全鏈條開發體系。另外,海淀區也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進行社會資本的共同投向,重大成果的孵化。

    二是整合人才資源,服務企業創新發展。引進高端人才,形成以需求為基礎,項目為核心,企業為主體,實效為根本的高端人才對接服務機制。依托院士專家工作站等三站建設,聯合培養高層次的創新創業人才,全面落實中關村人才特區建設扶植政策措施,與相關部門建立聯動機制,積極推動資源對接,逐步形成企業為主體,產學研協同創新,截止目前,園區建有院士專家工作站22家,占全市的36.7%,博士后科研工作站57家,累計225人,累計申報了500多家項知識產權,青年工作站也達到了6家。

    第二方面是堅持把建立健全支持創新創業的政策作為優化區域的熱點。目前,海淀區已經形成了國家、北京市和區級三級錯位互補、協調聯動的政策全方位、多角度的鼓勵創新創業的政策支持體系。在國家層面,既有對科技成果處置權、收益權,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大膽改革中關村1+6系列政策,也有正在逐步落實的以減稅為核心的政策。在北京市層面,有今年出臺的京校10條,進一步加大了創新創業力度,我們在進一步總結園區以往支持自主創新和產業發展相關實效的基礎上,結合核心區發展實際,也進一步調整完善了支持創新創業的政策,并且強調由政策驅動創新向制度驅動創新的轉型升級,總體思路是充分發揮市場對創新資源的作用,更好的發揮政府引導作用,明確實施方向,聚焦實施領域,細化實施標準,把核心區打造為各類高端創新創業要素的中心,構建聚焦化、特色化、普惠制、結果導向型的創新創業支持體系,著力優化創新創業環境,激發創新創業活力,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加快構建具有區域特色的創新創業體系和現代產業體系,將核心區打造成為創新創業服務體系更加健全、創新創業激勵機制更加完善,持續迸發產業結構人口資源環境協調和可持續發展的沃土。

    三是堅持把大力發展服務業作為完善區域生態體系的創新創業的聚焦點。通過科技服務業將各類創新創業要素有機結合起來,目前,一批國際知名的技術轉移、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加速向核心區聚集,涌現出創新工廠、車庫咖啡等新業態的創業孵化結構,大學科技園、留創園、高端人才創業基地等為載體的創業服務體系。服務涵蓋投資、孵化、培訓、聯盟、媒體等各個環節,服務范圍也覆蓋項目發現、團隊構建、知識產權服務、后續支撐等全鏈條。

    下一步我們還從幾個方面進一步強化工作。一是強化科技創新的服務支撐,支持協同創新的服務平臺建設,強化技術創新供需對接和技術研發的支撐服務,加快構建網絡化、特色化、專業化的科技創新支撐服務體系,鼓勵大學孵化器等各類創新載體建立隊伍。

    鼓勵社會資本加速孵化器建設,整合創新服務資源的平臺,支持大學科技園、產業園合作對接,加快構建面向創業全過程的服務支撐體系,同步形成高成長性的企業跟蹤篩選和落地體制。

    支持各類金融機構發展,開展金融產品創新和服務創新,拓寬中小微企業融資渠道,降低融資成本,加快建立支持科技創新的信貸風險補償機制,促進金融機構加大對早期創新項目的金融服務力度,支持企業上市掛牌、融資交易及并購重組,鼓勵企業積極運用資本市場快速發展壯大。營造優質的知識產權服務環境,支持知識產權服務與技術平臺建設。

    海淀區每年舉辦幾千場研討會、展示會、創新論壇、創業大賽等活動,吸引全世界的創新創業人才加速向海淀區聚集。鼓勵創新、崇尚創新、支持創業、包容失敗已經成為中關村最鮮明的價值取向。2013年7月,具有百年歷史的麻省科技論壇指出,全世界城市都在試圖復制硅谷,但是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座城市成為了硅谷真正的競爭對手,那就是北京中關村。這些來自國外權威的評論是對中關村創新創業生態體系的充分肯定,但是我們仍然清醒的認識到中關村的創新文化還需要進一步深耕,成為中關村永恒不變的主題,當創新創業的豪邁激情和蓬勃動力真正流入中關村每一個人的血液中后,中關村真正建成創新創業中心也就水到渠成。

    我就與大家分享這些想法,最后預祝本次論壇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夢開始的地方

―――中關村創新生態與創新文化

關村創新文化發展促進會理事長、歐美同學會副會長

中關村管委會原副主任夏穎奇博士

 

關村的發展得到了國內外的矚目,也受到了中國政府、黨政領導的關注,為什么中關村有這么大的感召力和吸引力,正如剛才主持人所講的,中關村的創新文化是代代相傳,中關村人科技創新的基因有百年的歷史,所以在改革開放的春風鼓舞下,中關村的創新創業就此起彼伏。

    這是在中關村西區拆遷時的一張照片,是很老的一個胡同。中關村創新第一人陳春先先生,還有我們的第一村民紀世瀛先生都到場了,后來才有了中關村的聯想、四通、方正。我們中關村人在科技創新方面,夢就是從這些地方開始的。聯想在科學院研究所的傳達室起步,新東方在俞敏洪的領導下,也是在93年前后從糊電線桿、發廣告開始創業。

    中關村的幾大資源,有很多人都在研究。我這里想跟大家報告一下我所考慮到的,一個是科教資源,中關村有70多所國家重點大學,有200多個包括中科院、工程院等研究所。中關村的人才資源也是其他的地方不能比擬的,剛才孟區長講到了,世界很多地方都在努力復制硅谷,實際上在美國也沒有第二個地方成功復制了硅谷。在中國有很多高新區在復制中關村,實際上在中國任何一個高新區也難以復制中關村。除了前面說的科教資源、大學、科學院、研究所以外,中關村的人才資源,管委會的最新統計是156萬高科技企業員工大部分都獲得了本科、碩士、博士。當然我們還有很多教授、科學家、院士,這都是中關村寶貴的人才資源,每年還有上千海外留學生到中關村來創新創業,每年的大學畢業生超過20萬。

    中關村的信息資源也是得天獨厚的。的確我們生活在信息時代,我們可以用無線手機互聯網在任何地點與任何人進行溝通。但是中關村在北京,有中央政府、有北京市政府、有所有的外國駐中國大使館、有很多國際組織駐華總部,還有很多世界500強在中國的子公司和總部,這個信息溝通使得中關村所有的會場、飯店、酒店、大學教室,包括咖啡、茶館都成為信息溝通的場所,使得企業的新聞發布、政府的新聞發布、企業的周年紀念、產品發布此起彼伏,很多專業論壇也是在中關村遍地開花,可以說中關村與全世界高科技方面的信息是零距離。

    中關村的金融資源也是得天獨厚的,主要依靠的就是風險投資,在中關村我們幾乎凝聚了世界各地的風險投資在中關村有子公司、代表處,而且我們的民營資本、國際資本也在中關村上空盤旋,在尋找好的企業、好的團隊、好的商業模式。所以,中關村的企業融資進入了良性的循環。

    中關村的中小型創新企業都是三五個人起家、三五十萬人起家,這些人雖然人數不多、資金不多,但他們卻是非常有能量的群體,都是由知識階層、教授、博士生、院士組成。這是美國回來的留學生創辦的企業,他從05年回國的時候,正是信用卡普及的時候,現在他們的公司已經做得很大了。中關村的青年人都是朝氣蓬勃具有活力,而且內心都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躁動,又要從業、又要創業,在企業工作的同時,他們也在尋求機會自己當老板、自己創業,正式由于這樣的精神,使得中關村的創新創業此起彼伏。

    前面最早80年代的照片是中關村趁勢而起,現在北大的南墻四環邊上就是中關村新區,還有E世界,整個中關村西區我們國家最大的大賣場,其中有一個樓是理想國際大廈,只在這一棟樓里面就曾經有百度、新浪、愛國者等等著名的公司。所以在中關村有的時候大家看到一些青年人其貌不揚,但是沒準他就是某一個行業著名的學者、專家,也沒準他就是某個上市公司的高管。

    李開復成立創新工廠,中關村對于他是給予了高度的重視,所以專門舉行儀式,授予李開復博士作為中關村高端領軍人才。文劍平的名字已經被很多人熟知,從澳大利亞留學回來創辦了碧水源,已經成為了創業板的龍頭股。

    中關村的海外留學生現在創辦了34個留學生創業園,這些留學生創業園每年都在舉辦“三三會”,就是每個月舉辦一次,在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三的下午向園區的企業和風險投資推出三家海外留學生的精品項目。這個活動到今年4月份堅持了整整十年,給很多海外留學生企業提供了融資平臺。

    簡單的說,就是一個武漢的學生保送清華,在清華畢業以后創業,創業之后失敗了,失敗以后就到美國去讀書,拿到了高額獎學金,是但是只讀了一個學期放棄了博士學位的學習,回到中關村創辦企業。在這個期間他們家里非常貧窮,家里賣房子拿出10萬塊錢給他創業,在他花到只剩8000的時候,中關村管委會又支持他10萬塊錢,通過“三三會”,他又獲得一百萬的風險投資,后來陸續投資達到3500萬美元,最后這個公司做得很大。

    Don Lucas是甲骨文公司的創始人,也是我們中關村的顧問,多次來到北京,而且對我們中關村的企業也有投資。

    達內公司創業的時候只有16平方米,在大鐘寺海鮮市場的樓上,當時只能放一個一米寬的桌子、一把椅子,旁邊那塊是做軟件培訓。這個公司當時只有16平方米,是幾個海外留學生回國創辦的,剛剛在納斯達克上市。

    一次在韓國開會,斯坦福的Miliam Miller教授講完,韓國人提了一個問題,硅谷是怎么招商引資跨國公司的?Miller教授說我們沒有吸引,只是我們把企業培育成為了跨國公司,這句話給我很大的啟發,除了有外國公司來,我們土生土長的本地公司也要培養他們成為跨國企業。

    之后像05年的百度、后來的搜狐,還有一些其他的公司。這張照片是空中網,空中網上市的時候只有兩年零兩個月的歷史,這個公司兩年零兩個月在納斯達克上市,按照納斯達克的要求,至少兩年,我們中關村的公司有如此高的速度,并且達到驕人的成績,一方面是他們的團隊好,一方面是他們的技術在當時手機增值服務風起云涌時,這家公司應運而生。

    當然,還有微軟,微軟研發大廈的奠基也是在中關村。

    時間關系,我就把“夢開始的地方”向大家介紹到這里,謝謝!

 

文化科技融合,智造可持續創意生態

中關村東城園管委會常務副主任彭湘

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很高興能夠借助中關村創新論壇這個平臺和諸位共同探討文化和科技融合發展這樣一個重要議題。

    今天,我想講的題目是“文化科技融合,智造可持續創意生態”,文化科技融合是東城區科技發展的根本途徑,智主要體現在我們對人才的重視和依托,而可持續的創意生態是我們的目標,是我們東城區特有的文化和科技融合的發展格局。

    東城區是北京市16個區縣中面積最小的一個,卻聚集了全市全區豐厚的資源,故宮、天壇、雍和宮、國子監記錄著歷代王朝的興衰,胡同四合院、名人故居則像一個個生動的故事,讓我們看到普通人的喜怒哀樂,以及一座城市的風云變遷。在這樣一個特殊區域保護文化、傳承文化、發展文化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在信息革命席卷全球,知識經濟蓬勃興盛的背景,當我們的女英雄花木蘭、國寶熊貓被貼上好萊塢的標簽,我們不能再把文化僅僅當做回憶,如果不建立起現代化、高科技的知識體系和傳播體系,我們引以為豪的資源就將被后代遺忘。

    從2008年起東城區正式提出文化強區戰略,堅持以產業化途徑支撐文化,以現代化方式傳播文化,從規劃、體制機制、政策服務體系等方面著手,營造適應文化產業發展的優良環境。

    文化與科技融合是我們長期以來的關注點和工作重點所在,我們借助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優勢資源,將區域內的文化稟賦有機結合,以中關村東城園為依托,在推進文化和科技融合領域做出一些探索。

    在這里,我想與大家分享三方面的經驗。

    第一,是我們在中關村東城園建設了數字化版權交易體系。我們知道世界各國對文化的理解各有偏重,英國叫創意產業,美國則稱為版權產業,無論名稱如何,版權是文化產業核心內容在世界范圍內都是公認的?;谶@個認識,東城區建設了國際版權交易中心,通過這個平臺,我們將文化產品和版權進行登記和評估,建立版權數據庫并進行交易,將一批重要的上下游版權類企業聚集在這一平臺周圍。更重要的是我們用這一平臺建立了版權與資本之間的連接。2009年,國際版權交易中心被國家版權局命名為國家版權貿易基地,它現在已經發展成為北京市金融中介服務平臺,預計到2015年底,這個平臺的版權交易額將達到50億人民幣左右,也就是說我們用版權交易聚攏文化資源,用金融杠桿實現版權價格放大效益。

    第二,我們在首都核心功能區建設文化與科技融合的高新園區。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目前已形成一區16園的發展格局,這16個分園區位于東城區的就是中關村東城園,這個園區的前身在二環路以內,現在擴園到二環路以外,達6平方公里,仍然是16個分園區當中面積最小的。對于一個位于首都核心區的科技園區來說,幾乎不可能像傳統的科技園區一樣走圈地式發展路線,所以我們選擇了一種軟性的發展路徑,用政策、服務和環境等軟性指標取代給錢、給地、給樓這種傳統的招商引資模式。我們將一批具有科技研發和應用能力的文化企業納入中關村高新技術企業行列,讓他們能夠和傳統科技企業平等享受中關村各項先行先試的政策,并以此進一步激發文化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我們在知識產權、人才培育等關鍵領域服務,2012年,東城園被認定為國家首批文化科技融合示范區之一,去年我們以區委區政府的名義出臺了文化與科技融合發展的行動計劃,提出了實施關鍵技術創新、優勢產業提升、特色企業集群培訓等重點工程,進一步明確了東城園文化和科技融合發展的路徑和重點,東城園也開始在數字新媒體、網絡游戲、文化演出服務等文化領域探索建設服務于整個行業的共性關鍵技術平臺。

    現在東城園高新技術企業已達368家,2013年總收入約800億元,其中半數以上都是文化科技融合企業。其中就包括像當當網、光線傳媒等一批在國內上市的領先企業,一會中文在線的童之磊也要演講,他也是我們東城園的企業。

    第三,我們在塑造創意生態方面的理解。我們所說的創意生態必須有高質量的創意人才活躍其中,才能有生命,反過來利用包容、舒適、充滿創新和活力的創意生態又能吸引更多的人才,激發更多靈感,鼓勵更多的優秀企業,實現我們所說的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東城區擁有近800家胡同,大多建于元、明、清三代,是老北京留給我們最珍貴的歷史之一,這些胡同很多都分布在中關村東城園這一高新技術園區,如何保證利用好這些胡同,是園區建設面臨的重要問題。經過深入的論證調研,我們選擇了將舊房改造作為突破口,在建國初期工業大發展時代,許多工業廠房建在這些胡同,隨著城鎮化進程的發展,這些工廠大多遷往郊區,原來的老廠被閑置或者廢棄。這種情況下,我們打造了胡同里的創意工廠概念,在政府的領導下,一批文化創意經紀人走出胡同,打造成形成了一個個胡同里的創意工廠。位于方家胡同的北京機床廠是毛岸英同志曾經工作的地方,在2010年被美國評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工作區域之一。東城區有北京人藝、兒藝等發達電影院線。我們所領先的是文化演出、藝術品交易、出版等文化產業核心行業,這些文化產業的發展依賴于高新技術,特別是互聯網數字技術的強力支撐,依賴于文化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更讓我們感到自豪的是我們通過一系列舉措重新激發了民眾對民族文化的熱愛,當我們年輕人開始覺得走進胡同里參加一場文化沙龍可以是和去三里屯泡吧同樣新潮的時候,我們就在為這座城市文脈的薪火相傳和區域發展做出我們應有的貢獻。

    各位來賓,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了深化改革的號角,文化與科技融合是增強軟實力的重要途徑,中關村東城園愿與社會各界朋友深度合作,共話文化與科技發展的美好未來。

 

如何營造科技園區的創新文化氛圍

――――發揮社會組織在技術創新中的作用

清華科技園發展中心主任、啟迪控股董事長梅萌

 

我簡明扼要介紹一下,三中全會提出政府要簡政放權,但是放權以后容易形成管理缺失,怎么辦呢?應該由社會組織充分發揮作用,把缺失補齊。這是來自于十八屆三中全會里面第48條規定,激發社會組織活力,正確處理政府和社會的關系,加快實施政社分開,推進社會組織明確權責、依法自制、發揮作用,適合由組織提供的公共服務和解決的事項,交由社會組織來承擔。

    在中關村里面的社會組織大的分兩類,一類叫做行業協會,行業協會是企業間、行業間的自營組織。還有另外一類是產業聯盟,更多的是產業的創新組織。把行業協會和產業聯盟分析一下,行業分會我比喻更多的是橫向和文科的,橫向指同類項,就是同類企業組成一個行業協會。產業聯盟更多是縱向,它是按照上下游、產業鏈。行業協會更多是文科,解決行業發展的問題,更多是政策方面的問題,產業聯盟更多解決創新方面的問題。

    2002年中關村的第一個產業聯盟誕生,中關村產業聯盟從全國來說也是最多的,到目前為止中關村的產業聯盟已超過百家,成員單位涉及到七千多家企業和各種各樣的機構,涵蓋了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各個方面,會員數80%是企業,所以也體現了企業是創新的主體。中關村的產業聯盟主體是中關村的企業和中關村的機構,但是,還惠及全國,甚至有些聯盟已經實現了全球化。

    中關村的產業聯盟也是做得最好的,一年多以前,科技部組織對56個國家級的產業技術聯盟試點的驗收工作,中關村是做得最早、做得最多、也是最好的產業聯盟。

    截止目前,以產業聯盟成員企業為主實施的重大科技示范項目超過270項,現在越來越的把項目交給產業聯盟,由此會帶動一個產業鏈。搭建的各種各樣的平臺,專業化、市場化平臺400多個,包括發明專利、國際標準、國內標準,所以中關村的產業聯盟貢獻很大。

    舉三個例子,第一個是閃聯聯盟,這是做白色家電的聯盟,在中關村也做得非常好。他們是行業里面的行業老大,大家出資組成了這么一個聯盟,這個聯盟實際上把白色家電里面的行業,整個主體行業基本上都覆蓋了,他們現在更多的是在做標準。這里有國際標準,有國內標準,有行業標準,產業標準,還有企業的標準,重點是推動標準的推進。所以,閃聯在白色家電整個產業里是非常有影響力的。

    還有一個是飼料的聯盟,這個在中關村也是挺有意思的一個典型。它叫做1+7的模式,1是農科院飼料研究所,7是7個龍頭企業。飼料研究所更多是在技術上游,這些產業從產業的角度、市場的角度、產品的角度形成一個產業聯盟,這樣就把上中下游東西很好的結合起來。他們現在在建基地,聯盟和聯盟的成員企業一起在天津做了一個他們自己的產業基地,做好了以后,然后在全行業進行推廣和應用。這種產業聯盟還有一個共性,他是大家把責權利捆在一起,有的是緊密層、有的是松散層,大家出的力不一樣,最后創新成果的受益也不一樣。

    還有一個聯盟是CNESA,他們發起了一個基金,這種也將來比較適合推廣的一種模式。中關村還有一個產業聯盟專項資金,因為這也是持續多少年了,中關村一直是對產業聯盟有專項的資金支持。

    北京市還有一個重大突破,就是推進聯盟的規范運營和解決聯盟的法人地位。因為聯盟要想解決自主創新,要想解決協同創新,但是過去的聯盟缺少法人地位,更多的是一種契約關系,北京先行先試,讓一些符合條件的聯盟注冊成為法人,這樣聯盟間的成員關系更加緊密,有很多的聯盟在這里拿到了社團法人。中關村的聯盟比較多,一共104家。

    這里又成立了中關村產業技術聯盟聯席會,由我擔任會長,為什么讓我當會長?因為我在中關村也進入了德高望重的階段,大家覺得我辦事比較可靠,而且我具體哪個產業都不是,比較公平,跟誰也不發生競爭,所以由我做會長。一是推動聯盟規范發展,推動聯盟承接國家重大專項,推動金融要素和聯盟的對接,最重要的是推動聯盟的跨聯盟合作發展。

    最后想說中關村是一個鄉村,這里最多的鄉親就是我們的企業,政府在這里是什么?政府是鄉長,管理著這個鄉村。大家現在我們這個產業聯盟是鄉紳,鄉紳是舊社會的一個詞,舊社會的時候,鄉長都知道,光是鄉長管鄉村不行,因為他不接地氣,所以很多時候靠鄉紳,因為鄉紳不是官,鄉紳有很多規則,他們曾經當過官,他們有威信,還有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他們有些錢,好辦事。所以,現在鄉紳和鄉長要有一個很好的合作關系,大家一起為鄉村服務,共同把鄉村建設好。

 

文化與科技融合,促進文創業態創新

――――當前文化創意產業的政策環境與發展趨勢

中國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所長、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金元浦

 

我們現在說了很多文化和科技融合的事,實際上現在已經完全的跨越邊界融合在大量的出現,我們過去由于受到各種各樣的影響,覺得電影電視就是文化創意產業,BAT到底怎么算呢?BAT是不是文化創意產業?說到微軟是可以的,說到騰訊是不是文化創意產業?說到馬云是不是?那就要問一問了。實際上剛才楊總已經談到方正這樣的高科技企業是地地道道的文化創意企業,我們說科技企業在當今的形勢之下迅速的發展,他們必將或者已經成為文化創意產業中的領軍者,這個我等會還想稍微詳細的說一說。

    目前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也就是說我們發生了一個新的文化創意產業走進了一個新階段,這個新階段有什么特點?我簡單的說這么幾個方面。

    比如說在我國的文化創意產業中,過去我們產業發展中由自上而下的推動,現在向自下而上的市場化發展轉變。過去我們的文化創意產業是政府推動,和西方的發展是有所不同的,在西方發達國家,文化創意產業、創意經濟都是在市場發動的基礎上,是在產業已經調整的基礎上來推動來發展的。利物浦的港口曾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為什么不行了?因為它不再成為世界制造業的中心,因此自然發生了變化,因此他在想這么多人向什么方向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第一個不同就是由過去自上而下中國式的政府推動的角度上已經轉到現在市場化的這樣一個發展方向,也就是越來越接地氣,要求實、要穩健、要從市場化的角度出發,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

    在北京,大家都知道我們這么長的時間里,在園區和整體發展中,投資的數量總是遠遠大于從產業的市場獲得的價值。我們相當長的時間可以看到我們的發展模式是帶有強烈的計劃色彩和自上而下的政府推動的色彩?,F在看市場已經成了決定性的因素,這次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第二,過去的產業園區不是每個都像中關村產業園這樣,在我們的中關村中間,包括我們曾經有過的先導基地等等這樣的松散聯盟在內,產業園區和集聚區有著整體上向功能區轉化,同時整體向創意城市轉化這么一個更加切實的方向。也就是說剛才的兩位發言人,梅總談到的是社會組織與我們現在的發展關系,因為我們在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文件中37、38、39這幾個是談文化的,梅總弄了一個48個,48是談社會組織的,這樣的跨界方式已經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因此,過去簡單的在全國風行的產業園區在發揮作用、出現問題的時候,大家都在思考并調整,在北京也進行大的調整。我們知道文化創意產業北京的這些園區很多沒有提供很高的市場化的回報,怎么辦?這個回報在北京的剛才談到將近13%的GDP貢獻中占得非常之小,為什么?所以要對這種園區的升級換代有著重要的新的變化,我們看到這樣一種變化。

    第三,過去我們非常關注簡單的一般的和產品的生產,對消費關注的太少,因為市場化的角度少,都是自上而下進行的。但是,現在我們看到市場在哪里?關鍵是消費者在哪里,消費群體在哪里,誰來消費這些產品,這非常重要。所以,北京和全國至少在兩年時間里,越來越的的關注到了消費群體,北京市去年8月開始搞了消費季,今年還會搞消費季,在消費問題上,北京可能搶先一步,將發出第一個全國關于推動消費的文件。我們看到消費的重要性是適應了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走市場化這個決定性作用,從這里出發的。

    第四個方面,從只在文化領域內的幾個行業著眼,走向更廣闊的跨界融合。我覺得跨界融合是我們未來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因為在過去的時間里,我們經常會按照2004年國家統計局的標準說這是文化產業,這不是文化產業,實際上在市場化的發展形勢之下,什么才是人們需求的,什么才是使得產業能夠發展起來的,它是綜合運用。比如說方正集團剛才談到的走向大傳媒,是市場確定的,而不是說我歸科技部管,今天又要歸中宣部管。所有的這些條塊都要服從于市場的發展,服從于企業自身的發展和整個社會發展的整體發展方向。所以,更加廣闊的跨界的和跨越邊界的這種發展,是未來最明顯的一個發展方向,中央文件已經認可了這一條,并且在大力推動。

    第五,從模仿照搬和復制到創意設計服務為核心推動發展。我們知道在關于設計這個問題上,中國人對于設計的重視以前是不夠的,這來自于兩個方面。一個是我們經歷了大量模仿階段,還難以直接做到原創。我們從最早開始談創意為王至少有十幾年的時間,但是它很難真正實現,其中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設計自身的發展受到了我們整體觀念對它的錯誤認識這樣一個影響。同時,它的市場化程度沒有達到那么高,我們說奧運會大家才知道設計這么重要,國外幾個設計公司,我們看到不管鳥巢、不管大褲衩,還有巨蛋,看到了這些國外出了那么一點點思想,具體的工作是合作的,大量的工程師做的,他拿走了巨額的設計經費,這時候才知道設計是值這么多錢的?,F在我們要看到的不僅僅是這一點,我們要在設計這一條上認識到它是我們當今整體產業發展的推動者,升級換代的技術能力和整體提升的提升者。

    最近的文件我們看到,中央對于設計界、對于整體文化設計給了很高的期望,他對于裝備業、建筑業,甚至談到了農業,當然還有旅游業,還有其他體育產業等等,所有這些產業都可能通過設計獲得巨大的提升。所以,我想創意設計的重大性和飛躍式發展也是令我們特別要關注的。

    比如說我們目前在國內像東道設計集團、像正高,像我們知道的深圳的洛可可等等,再加上我們整體的中國占據了世界最多的設計之都,在聯合國創意城市的名錄中,北京、上海、深圳三大設計之都,這樣就給了一個很好的發展起點,那就是引領整個中國的設計產業發展,而且設計要成為第二產業升級換代。同時,文化創意產業里頭的低端產業形態向更高端產業形態升級換代這兩大問題的一個最重要的支撐者。

    第六,從關注國內到大力的拓展國際文化貿易,這當然是兩個方面,一個方面,過去我們還是基本上更關注國內的市場,走出去這個事中宣部管得比較多,我們進行的文化交流比較多,市場化的程度不夠。

    比如說大家都知道,前些時候談到中央會議的時候,宋祖英說我在金色大廳開了一個不好的頭,什么原因呢?我們花了大錢、砸了大錢到金色大廳去演出,結果我們看到從整體上敗壞了歐洲人進行藝術欣賞的市場化規則。一看到中國的企業來了,中國的演出劇團來了就想辦法去找票,甚至我們到處送票,送到最后還送到華僑的手里,還有送票送到最后,人家來不來看還是個問題,送票和自己花錢來看是不一樣的。

    從現在來看,我國的文化貿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中國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剛剛做完了一個去年文化貿易的藍皮書,叫研究報告,近日也要發布。所以,文化貿易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到各個地方的企業都在特別關注,梅總的清華科技園現在與清華相關的幾個企業都大力的走向硅谷,到硅谷去建設園區,這都是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的。

    第七,過去對于金融的支撐,就是文化產業與創意產業與金融的關系,我們國內和國外確實有非常大的差距。中央多次發出文件,今年發出了一系列的文件要解決文化創意企業和項目的投融資問題。我們知道在美國,不管東部和西部,它的風險投資的力度和扶持,像Facebook這樣的一系列迅速增長企業的這樣一個案例都告訴我們,在中國,我們的投資問題、金融的支持問題,還有著非常濃厚的非市場化的政府管文化的方式。

    第八,從傳統的思維向互聯網思維轉變。目前,互聯網思維有著非常重要的被大家所關注的現實,大家會看到,互聯網思維爭得也很激烈。

    在新的形勢密集的文件出臺,中央出了多少條相關的文化創意產業的文件,國務院在5月8號落實了市場決定性作用的一個重要文件,就是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最近又提出支持國際貿易向外發展的文件,還有國務院關于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業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這是2月26號發布的。接下來,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對外文化貿易的意見,這是4月份發布的。接下來文化部、財政部發布文化產業創業創意人才發展計劃。接著文化部關于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推進文化創意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若干意見的實施意見,也就是這個重要國務院的文件下面,文化部下面還要進一步的落實。接下來中宣部會同十幾個部委共同擬定了文化體制改革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的規定,和進一步支持文化企業發展的規定,這叫兩個規定,也是最近發布的。接下來財政部、文化部聯合下發關于推進2014年度文化金融合作有關事項的通知,這個通知里包含兩個重要的文件,也就是財政部將從2014年度的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中單獨安排資金,其中包括2014年度文化金融合作項目部,這是信貸融資的;第二個是2014年度文化金融合作項目司,這是債券融資。剛才楊總說投資融資的事情,中央在短短不到四個月的時間里發布的文件非常之多,現在新一屆國務院務實求真,必須要有效果,講求實效,這是我們會看到的。這一系列密集的文件在三個多月的時間里獲得的遠遠超過了我們過去相應時段的文件,這些文件都具體比較能夠落實。

    我想整體的發展還回到我曾經說過的,誰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領軍者,以科技引領的、能夠走出國際的、跨國的這樣一種在科技引領下和文化高度融合的企業,將成為我國文化創意產業中的高端層次,成為整個產業的核心層,也是成為支撐文化產業將來成為支柱型產業的基本的和重要的中堅力量。沒有他們,文化產業過去了很久還是非市場化這樣做,可能在公共文化服務和文化產業的市場化之間一直徘徊不定,那么這個產業很難真正成為國家新一輪發展中的最重要的支撐和最重要的支柱性的產業。

 

淺談硅谷的人文精神與思維模式

余  晨  易寶支付副總裁

我在中關村和硅谷都待過,我來自易寶支付,我們是做第三方支付平臺。去年開始,我有一個副業是幫助央視拍了一個十集的紀錄片叫《互聯網時代》,這部紀錄片在今年7、8月份公映,請大家拭目以待。拍這部片子,我們到硅谷還有到全球互聯網相關的地方采訪了近200人次,我個人采訪了差不多有70人,所以在做完這些采訪以后,我也有些感想在這里跟大家分享。

    大家知道硅谷是科技圈像麥加和耶路撒冷的圣地,我們拍片的時候帶著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世界級顛覆式、革命式的創新都來自于硅谷?

    我談一下我的感想,我前幾個故事有一個國旗鎮,一個在Facebook總部,還有一個是在水庫邊的兩個工人的墓地。很多人看到硅谷科技產品的時候,我們看到的只是產品這個層面的競爭,但實際上在產品背后有一套創新機制。在創新機制的背后是一套文化,這套文化后面有一套價值觀,往往我們看到的產品的時候忽略了背后的價值。如果大家看過《基業常青》這本書,里面特別強調成功的企業都是來自于自下而上的核心價值。它舉了很多例子,一個是莫里斯公司,這個公司是造煙草的,他把煙草當做時尚、當做生活方式。同樣,在硅谷的產品和創新機制背后一樣有一套非常堅定的價值觀。

    我們知道在硅谷的核心是斯坦福大學,斯坦福的中心是一個教堂,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大家知道創新的背后需要思想,而思想的背后需要信任。剛剛我拍的國旗鎮,包括在Facebook的廚師死掉以后,為這個廚師下半旗都體現了美國的人本文化,對個人的價值非常尊重,對個體的生命非常的尊重,所以,只有這樣才能造出好的產品,來自于他對人的一種根本的尊重。

    你看到的很多競爭實際上都是在二維空間里競爭,實際上在三維空間里有一個所謂的高級優勢,也就是我們想在企業里比誰跑得遠,首先要比誰跑得快,甚至要比加速。其實谷歌做得好不是搜索技術,這些只是表象,真正做得好的是定型計算的技術。同樣,亞馬遜表象的產品只是網上零售商的技術,但是真正有核心競爭力背后的產品是它的云計算、云平臺的技術。所以,我想講今天已經是一種原能力的比較,而不是表象產品的比較,在長遠的競爭中能夠制勝一定是產品背后有一套創新機制,創新機制的背后要有文化和價值觀進行支撐。

    我想講的第二個主題叫擁抱世界,這是在Facebook總部,可以看到有很強烈的涂鴉文化,各種各樣的涂鴉都有。

    如果在硅谷的話,你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今天中國的公司在考慮的一個問題,就是怎樣走向世界,不管是華為還是聯想,大家想的一個共同的夢想就是怎么樣沖出中國,走向世界。在硅谷,你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Facebook上注冊用戶已經有十億,馬上要趕超印度。硅谷的公司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特點,從第一天開始,它就不是想著要做硅谷第一或者美國第一的公司,哪怕是兩三個人的小公司,從第一天來講,它就有一個理念,說我要做全世界最大的公司,因為它上來就是一種雄視天下的情懷,我做的產品不是只給美國人做的,我做的社交軟件、圖片分享軟件從本質上來講,一定是擁抱普適價值,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能用,哪怕它不是那么成功,即使是很小的團隊,他的情懷來講,他一定是擁抱世界、雄視天下。你有多大的視野和格局,最后你的事業就可以做多大。

    我們都講顛覆式創新,在硅谷,在任何一個科技環境下。在硅谷的場景下,我們怎樣看到所謂顛覆一切的理念呢?這個東西很有意思,這是一棵倒著放的圣誕樹,實際上是想表達象征顛覆世界的愿望。這個圣誕樹是在硅谷一個Draper大學,這個大學不是一所正規大學,它是硅谷一個最有影響的風險投資機構DIG的創始合伙人出來辦的大學,這是一個非常規的鼓勵年輕人創業的大學,他實際上是鼓勵很多年輕人從大學輟學,不用讀正常四年制的Draper大學,如果你想創業就可以來這里,在這里畢業以后還可以到我的孵化器里面,給你投錢、給你租辦公室,讓你在這里進行創業。這所大學門口兩邊掛了兩個人像,左邊是喬布斯,右邊是特斯拉的發明人。你走到Facebook廣場上,中間有一個所謂的黑客廣場。

    我采訪的一個人叫Kevin Mitnick,當時他是被通緝的黑客罪犯,現在他被放出來了,做很多公司的金融安全顧問,還可以看到他身上顛覆一切的品性。

    最后這個是Lending Club,是P2P的鼻祖,它的創始人是Renaud Laplanche,他是一個法國人,后來移民到美國取得了成功。他講的最大優點就是既沒有做過互聯網,也沒有做過金融,他是一個律師,業余愛好是帆船,他說就是因為我沒有做過金融,所以才沒有傳統行業的條條框框,這是我最大的財富。那些所謂行業里的專家不會有顛覆式創新,相反只有無畏的外行才會有顛覆式創新。正是這種藐視權威,顛覆傳統,不是墨守成規的路數來做,才能真正做出顛覆式創新。

    我講的下一個小的主題叫游戲人生。在美國、在硅谷可以看到很多游戲主題的東西,比如這是在一個電器店,這是一個賣電器的地方,但是它的游戲氛圍非常足,他做了一個火星人入侵的主題。

    在美國很多高科技公司里都有專門的游戲室,這是在Linkedln的辦公室,他讓員工把自己的辦公室裝扮成各種各樣的場景。這是第一個BBS的發明者Tom的家,游戲氛圍非常足。在座的都玩過《魔獸世界》,這是發明《魔獸世界》的暴雪娛樂公司的總部,整個游戲世界都是他創造出來的。

    我想講一下游戲在于硅谷的生態圈里的意義和價值是什么。在我們一般人看來,好像游戲都是玩物喪志,都是一個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東西。但是游戲為什么這么重要呢?其實游戲是一個改變世界的工具,商業活動和客戶關系這些都可以游戲化,包括你管理的員工也可以游戲化,這樣員工才會有更大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歷史學家有一句話,說人是唯一不能百分之百生活在現實中的動物,你看生物進化的歷史,游戲是一個奢侈品,因為它要求你暫時脫離是,這是一個非常耗資源的東西,所以大多數的動物不會游戲,只有哺乳動物和鳥類才會游戲。正是因為人會玩,不會應付生存,人作為一種有思想、有符號的東西,我們需要從現實脫離出來,不管是游戲還是藝術,都要跟現實拉開一定的距離,這就是游戲真正的意義。

    我講的下一個很短的主題叫長程視野。什么叫長程視野呢?我們到英特爾總部采訪它的首席未來學家Steve Brown,他是干什么的?就是預測未來,為什么要預測未來?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技術瞬息萬變的時代,如果你往前五六百年,技術都是幾十年、幾百年不變的,如果斧子作為技術工具,可能幾十年、幾百年不變,你的爺爺、爸爸用的斧子跟你用的是一樣的,你的兒子、孫子用的也跟你用的一樣。但是我們用的手機半年就會換代。在技術瞬息萬變的時代,一定要看到技術的未來是怎么樣的,所以在技術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生活在未來,每個人都應該是未來學家。

    這是在紐約的一個公園有一個時間膠囊,時間膠囊里面放了一些當時的物品,除了這些之外還放了一封信,愛因斯坦寫給未來人類的一封信,他希望人類不要被自己的技術滅亡,希望5000年以后人類懷著自豪的心打開這樣一個時間膠囊。

    所以,我想總結一下在互聯網時代,表面我們看到的都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因為有一句話講,在互聯網時代,所有人都是現代式,沒有未來式、過去式,所有人都生活在當下。為什么?因為所有問題都是轉瞬即逝的,因為每個人開會的時候隔幾秒鐘都要看一下手機,所有人都是標題黨,原來還有很多人讀書,今天大家已經不讀書了,看一看消息,看一看轉瞬即逝的微博、微信,所以我們都變得非常短視,但是技術需要顛覆,我們需要長程視野,要從未來倒退到現在。所以有一句話講,平庸的企業是用過去兩年推出未來兩年,從過去已知的東西推未知的東西,真正優秀的企業一定會從未來反推現在。所謂的長程視野是一個時間上的大視野。

    這是我最后的一個主題。從空間上講,最后一個主題叫心系宇宙,我采訪了很多人,最后他們共同有一個話題,很多人都會談到火星。我采訪到Vint Cerf,他發明了TCP/IP協議,他最關心的一個話題就是星際互聯網,現在有火星探測車了,比如說火星探測車與基站是怎樣溝通的,美國宇航局有一個新的協議,所謂空間協議,用于火星和地球基站的通信。在Vint Cerf看來,未來互聯網會蔓延到火星上。

    我采訪的另外一個人是Tim Draper,他投資過很多公司,投頭過易寶支付、也投資過百度,現在最受關注的三家公司,其中一個是特斯拉。我們知道在硅谷所有的這些風險投資,因為他們很有錢,所以他的辦公室里都有很多收藏品。一般來講,風險投資家辦公室的收藏品都是藝術品,搞不好就是梵高的真跡,但是Tim Draper收藏的都是燃料電池發動機、土星5號運載火箭的記憶模塊、這是火箭發動機,他收藏的都是太空用品。當時我問他一句話,為什么你收藏的不是藝術品,而是太空品,他說只有看到過去的人才會收藏藝術品,看到未來的人才會收藏太空品。

    Ronald是美國宇航局資深科學家,火星探測車上面中間件的軟件和操作系統的平臺都是他帶領團隊建設的。

    我們知道最近特斯拉進入中國,它的創始人Elon Musk,特斯拉只是他的副業,他真正的夢想是做一個民間的太空探索公司,他說改變未來人類命運的有三大領域,一個是互聯網,還有一個是新能源,還有一個就是特斯拉,現在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太空探索,在他看來,人類想要延續生存,必須要走出地球的搖籃。搞技術的知道,如果你做一個數據中心的話,如果有一個單點宕機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從人類生存角度來講,一定要走出地球的搖籃。他想到的不是科幻小說里的東西,而是以后要到火星退休,而且人類要在未來二三十年內登上火星。

    在歐洲有一個火星計劃,現在差不多20萬人報名,說在30年之后買一張單程票上火星。

    最后我想總結一下,我們講硅谷這個格局,為什么有這樣一種空間和大視野。我想引用一句心理學家卡爾·榮格的話,他說人一旦與神話王國疏遠,隨之而來的就是人的生存狀況被降到純粹的事實層面,這就是心智疾病的主要成因。人是有夢想的動物,我們都可以超越此時此刻,能夠看到彼岸,看到未實現的未來,這也是講到游戲為什么那么重要。人性最重要的東西就是能夠超越人性,要求我們一定要看到彼岸?;鹦浅爽F實意義,除了給我們帶來的科技革命,還有人除了地球以外的棲息地之外,實際上火星是一個世俗時代的新符號,它代表著新的像宗教一樣的彼岸,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東西,才能使人們看來未來,從而改變世界。

 

多層次的資本驅動,才能讓創新創業的中關村生態系統富有活力

中關村股權投資協會會長王少杰

一說資本大家不陌生,因為每個產業、每個行業加上資本就快速發展起來了,所以,我們前幾年大家談的最多的是科技金融,這幾年我們談的最多的是文化金融、創意金融。

    我今天從兩個圍度上,第一個就是創新的資本驅動平臺建設,因為平臺建設它才能立體的促進產業的發展。我用一個小短片,也是更直接的介紹一下。這是最近我們在推的一個平臺,這叫快樂投資學院,是用一個眾籌的形式搭建的,用了短短兩三個月的時間。

    現在大家都關注投資,像中關村每年有幾千家企業誕生出來,怎么滿足這么多投資需求?實際上像我們中關村股權投資協會有一個平臺服務,一個是提高我們投資人的專業能力,使更多投資人成長起來,實際上投資這個行業在在中國剛剛開始,靠我們協會的力量打造這么大的平臺是打造不出來的,所以我們也借鑒的最新創新的形式,用眾籌的形式把我們社會上眾多的一些投資經理聯合起來,眾籌班級、眾籌學員、眾籌老師,最后眾籌項目的形式,有針對性的進行培訓,學習性、快樂性的投資學院,以專業性為主導,最終我們還沒有任何費用和成本。從現在的進展來看,我們提出這個方案只有三個月的時間,現在應該已經開了30多個班,我們今年預計能有800多投資人進入到這個學院來學習,三年之內我們想打造一萬人的中國以投資經理為主體的快樂投資學院。

    我們在全球走的過程中,也發現像國外、像美國好多協會社團是以個人為基礎的,我們國內恰恰是以機構為主體,機構為主體跟人的對應還是不直接的,所以,這塊是一個創新。這樣的話,我們感覺到首先用創新的資本驅動平臺性的建設,使我們更多的投資人提高專業能力,也使我們更多的成長型企業能得到資本驅動的支持。

    比如說大家知道的,而且我們在全球也比較有影響力的,現在中關村也在引領新的一些創新孵化器,創業平臺。比如說這兩年,我們的咖啡館文化,像海淀已經在規劃原來的圖書城地區在建設咖啡區,實際上是一個創新孵化器。在此之前,我們的孵化器比較多,這種形式大家理解,它是一個平臺型的,促使你的資本和我們的創業者很好的在聚集區里互動,當然這個形式比較單調,這一輪的創新更有活力了,在咖啡館里頭,無處不在,而且比較輕松。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再講一講,就是這種非常豐富多彩多元廣眾,而且眾籌的形式,這種平臺性的建設,也是我們平臺資本型的創新驅動。

    我講的第二個主題,就是說富有活力的資本生態性建設。協會怎么來打造多元的從早期天使到中間VC,到后面PE的,到走向國際化的交流,第二個片子來介紹一下我們怎么用一種豐富的活動來增加系統的活力,使我們更多的投資者和企業很好的對接。

    這就是我們能感覺到富有活力的資本生態的建設,核心是在三個圍度上,第一個就是專業,因為你必須在專業功夫上做足,這樣的話資本驅動才能有力量。第二個,因為我們現在的需求應該說也是多元的,一個從階段來說,我們現在早期這塊需求量最大的,創業者越來越多,這一塊應該是你的服務面更大。第二基本上成長起來的企業,它需要更多的資本力量來驅動,來加速、來放大。到最后的時候,企業到一定程度了,你有沒有使命,能不能引領,這個時候資本的戰略又非常非常重要。所以說,在每一個階段上實際上投資專業圍度的對應機構不一樣,我們在這一方面一個是從平臺的角度組織大家專業的提升,第二個是組織大家到國際上學習。

    第二,現在圍繞互聯網思維,能不能解決借調的問題,能不能解決硬需求的問題,能不能解決剛性需求的問題。在這里實際上投資也有一個與時俱進、排序的問題。包括去年開始到今年,互聯網金融非常熱,實際上它的一個業態,移動互聯網是一個技術的上游,之后來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

    最近,我們也在圍繞與時俱進的狀態,提出了用互聯網改造傳統產業,這樣的話用資本去驅動,也受到了非常多的歡迎。所以,我們現在以中關村為核心地,同時在和這些制造業比較密的,像廣東、江浙有很大的聯絡,資本它在驅動著這個過程,所以我們第二個是從解決的一個大的需求開始。

    第三是解決融資的問題,隨著越來越多新企業的產生,真正要解決融資、解決發展的問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同樣的,投資機構也一樣,我們看到了雖然這幾年投資機構蓬勃發展非???,但是還是遠遠滿足不了企業增長的速度、企業增長的需要。投資機構也好、企業也好,如果要想很快的拿到發展助推資金的話,實際上提高成功率,用大數據、精準營銷,這個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協會在這方面也在加速數據庫的建設,加速精準營銷路演的對接。

    最后,在整體協會的富有活力的、專業的生態系統的打造下,使我們國內的企業也能很好的一個鏈條接一個鏈條的快速發展壯大。

 

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要實現五個重大突破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中關村創新發展研究院院長趙弘

 

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要實現五個重大突破”,大家看到,2014年2月份總書記到北京來視察工作,把京津冀協同發展提升為國家戰略,這既是解決北京大城市病、解決現在我們整個區域霧霾問題比較嚴重這樣一個環境問題需要的,同時也是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建設世界級城市的戰略考量。

    京津冀協同發展不是一個新問題,而是一個老問題。在1986年天津市就倡議建立“環渤海區域合作市長聯席會”機制,到現在30年了,中間有一個高峰,在2004年由國家發改委牽頭制定京津冀都市圈的城市發展規劃,但是到現在為止,規劃也還沒有出臺。中間起起落落,應該說北京、河北、天津在推動區域發展中間都做了很多努力,也簽了不少協議,但是總的來看,進展不盡人意。所以總書記這一次在七個方面對京津冀的協同發展提出了要求。

    我們認為,在這個區域的協同發展非同小可,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也比較多,要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我認為要解決下面幾個重大問題。

    第一個,要在構建強有力的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領導體制、協調機制上有重大突破。因為在我們這個地區有兩個直轄市、一個省,同時在北京這個行政區范圍內,因為我們的中央單位、國務院單位、中央軍委單位以及下屬的大學、醫院、科研機構,以及我們的央企,在這個多主體、規格又很高、利益訴求比較復雜、協調難度很大的區域,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協調機制,我們認為推進起來是會面臨很多的困難。

    從協調方面,我們可以有一些借鑒,比如當年東京為了解決東京的城市病,在1956年發布了《首都圈整備法》,成立了“首都圈整備委員會”,1958年編制了第一次首都圈建設規劃,之后幾次提出規劃不斷推進?,F在經過50年的治理,東京已經成為都心、副都心、郊區衛星城、臨縣中心多層次網絡化的城市體系。

    我們認為在京津冀區域,要推進協調發展,首先要把協調機構建立起來,建議國家建立京津冀協調發展委員會,由國家領導人出面擔任這個領導委員會的主任,來統籌協調這方面的工作。同時,建議把委員會的辦公室設在國家發改委,具體負責跟進推進工作,而且發改委下面要有一個司具體負責。

    在這個大的框架下面,應該構建若干個專業化的協調機制。比如說交通問題,建議由國家發改委參與、交通部主導,有三個省市一并參與多部門的協調,在我們區域構建一體化的交通體系。環境問題,應該由環保部參與,各個部門共同協調的這樣一個機構。

    第二個,要加快以城際鐵路為核心的京津冀一體化建設方面有重大突破。根據國外大都市的研究,一般來講,在城市主中心的15公里范圍內,一般是以地鐵為主,交通載體主要是地鐵,15—30公里是以近郊區的快速鐵路為主,30公里以外到70公里之間往往是衛星城的空間區域,一般是以市郊鐵路或者叫城際鐵路為主要交通載體。

    對于這樣的一些世界城市發展的格局,我們看到北京的差距大概主要有兩方面。第一個就是在北京主城區范圍內我們的地鐵密度太低,大家看到東京大概有2000多公里的新干線、輕軌和地鐵構成的網絡化地鐵系統,承載了整個公共交通的80%以上。但是相比之下,大家看到北京的地鐵,一個是密度很小,第二個是總的長度也遠遠不夠。我們大概承載的交通在六環以內只占到38%,折算到全市范圍內不到20%,只有16.8%。由此可以看到北京地鐵的密度不夠,也使北京城市病過早的暴露出來,因為從經濟體量看,東京的經濟體量大概是北京的10倍,汽車比北京還要多出200萬輛,有800萬輛,但是我們為什么這么早的出現交通嚴重擁堵的城市病,就在于我們地鐵系統沒有給城市提供更強大的承載能力,我們在非常有限的資源稀缺的情況下出現了嚴重的城市病。所以,第一個缺陷在于地鐵的密度。

    第二個是我們的市郊鐵路。大家看到一些世界城市,地鐵是一個方面,更核心的是通過市郊鐵路把整個城市的功能放大,在一個大區域內進行布局。倫敦大概有400多公里的地鐵,有3650公里的市郊鐵路,紐約有368公里的地鐵,有3000公里的市郊鐵路。我們北京465公里的地別,在世界上的城市當中,我們的地鐵長度最長,但是第一我們密度很低,第二缺乏市郊鐵路,像延慶縣S2線開通算市郊鐵路的話,僅僅只有107公里,加起來也就只有不到500多公里的市郊鐵路。這就是我們整個北京為什么體量這么小,而城市病這么嚴重的原因。

    同時,我們看到這是一把雙刃劍,北京一方面自己在攤大餅、攤厚餅,承載力沒有提高,另外就是周邊地區的發展也受到基本條件不具備的約束。

    這個圖大家可以看到,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個主中心如何帶動周邊的發展?我認為交通是第一重要的。大家看到近十年,北京新增了594萬人口,但是這594萬的分布絕對不均衡。朝陽區占了20.5%,昌平區占了17.7%,海淀區占了15.5%,三個區加起來超過50%。如果再加上豐臺、大興和通州,六個區加起來超過了80%。但是同樣在北京市,我們看到延慶只吸納新增人口的0.4%,平谷只有0.7%,密云只有0.9%,大家想想為什么?最核心的原因就是我們沒有建立起使得這些遠郊區縣快速到達中心城區的市郊鐵路。疏解城市功能、疏解產業、疏解人口都是非常困難的,我們歷史上曾經有教訓,過去在朝陽區CBD區域都是工業區,紡織業、機械工業、化工業,后來幾百家工業企業在搬遷過程中都失敗了,為什么?我們看到計劃經濟時代,很多三線企業從省城搬到縣城搬到山溝,生老病死全由企業包了。但是80年代、90年代,在工業調整過程中,市場化程度慢慢提高,因此這些工業企業搬遷到外地,搬遷到郊區,這個過程就是企業高端人才跳槽的過程,企業搬出去了,要花費很大的資金購買土地建廠建設備,核心人才沒有,因此很多企業不搬死在原地,搬了以后,條件不具備,死在外地。這里面成功的是首鋼,首鋼的搬遷成功就在于首鋼把總部留在北京,研發能力、營銷渠道,使百年的品牌留下來了。首鋼的總產量3000多萬噸鋼鐵,在北京總產量最高的時候達到800萬噸,這800萬噸全部停下來?,F在進入世界500強,而且排名在不斷提高。這說明方法路徑正確,結構調整、空間調整才能夠成功。

    所以,未來的北京應該做兩個短板,第一個加快中心城的地鐵密度,來提高我們的承載能力,減少我們的城市病對老百姓的危害和困擾。第二個,要加快郊區市郊鐵路的建設,創造條件進行資源轉移。

    第三個,是要在京津冀加快建設若干個衛星城。國際上的衛星城已經從第一代演變到第四代,第一代衛星城是失敗的,淪為了睡城,后來國外不斷探討,進入第四代衛星城,一個基本特點就是離中心城相對比較遠,自身基本上成為一個體系,有比較完善的公共服務、教育資源。我認為中國這些年建的很多衛星城基本是失敗的,為什么失???我認為衛星城有三個核心要素,我們缺一不可,但是我們在建的過程中都是抓其一,別的就忽略了。

    第一個要素,距離不能太近,太近就成了臥城,同時不能太遠,太遠了就沒有吸引力,中間即使是有高鐵、城鐵也滿足不了半小時、一小時通勤圈的要求。按照國際經驗,30—70公里之間,不超過80公里。

    第二個通道,衛星城和主城間一定是通過大容量、高速化、一站到達的城際鐵路,不論公路修多寬,即使是高速公路也會堵車。今天我們的天通苑、回龍觀上下班嚴重堵車。天津和北京空間距離大概二三十分鐘,但是我們彼此不能作為衛星城,因為從天津的居住地到天津站一小時出去了,從天津站到北京南站半小時,從北京南站到我們的工作地又得一小時,加起來兩個多小時,所以滿足不了一小時通勤圈的功能。我覺得我們今后可以考慮在周邊來建一些衛星城,南站、西站、北京站都滿足不了城市鐵路的通勤要求。

    河北11個地市、172個縣市區,再加上天津緊鄰北京的6個區縣,河北省還有11個國家級高新區,111個省級開發區,接近300個主體都在紛紛和北京加強對接。但是我認為我們合作不可能大面全部鋪開。所以,我們建議應該遵循城市梯度發展規模,即使建設衛星城,也不可能跨越30—70公里之外,一下子跑到100公里以外。我認為點面結合,以點為主,因為河北省省域面積很大,建設幾個衛星城,形成重點打造的區域,形成一個創新環境,生態環境最優、生活環境最優,吸引北京的一些產業轉移。

    第四個重大突破,就是要在京津冀公共服務政策創新均等化發展方面做文章。北京為什么聚集這么多人口?就是北京公共服務比別的省份都要好得多,甚至有兩句話,沒錢到北京來淘金,第二句話有錢到北京來享受。所以說,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問題,重要的一個關鍵點就是要做好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問題。

    第五個重大突破,要在深化體制改革,探索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利益共享機制方面有重大突破。因為我們在區域內,我們行政區有三個,原來說我們把三個省市合并就解決問題了,我認為解決不了問題。我們看到即使在北京這么一個行政區范圍內,剛才我們也談到為什么人口、產業都聚集在中心城,而沒有聚集在平谷、懷柔,我們條件不具備。北京市也下很大決心,采取結對子的辦法,試圖把中心城的資源吸引到郊區,通過行政力量來推動。但是,經過了幾年成效很微弱,這就說明政府可為的空間有限,我們只能創造條件讓市場發揮作用。

    我認為要解決一個核心問題,就是能不能解決首都財政,現在北京沒有財力沒辦法運行和服務,發展經濟必然帶來人口集聚,這種城市病難以避免,因此我認為要給北京減壓。同時,我認為要解決我們周邊的一些貧困地區,滿足生態維護利益補償問題。比如說河北圍繞北京有22個貧困縣230多萬貧困人口,他們為北京的生態做了很大的貢獻,要靠政府轉移支付不太現實,中央政府連通北京市可以一并組建專業化基金來推動這一工作。

    總結一下我的觀點,第一我們必須充分認識我們今天的空間結構調整京津冀協同發展一個大的背景就是市場經濟。我們必須遵循兩個規律,第一是市場經濟的規律,第二是城市發展的規律。我們考慮任何問題不能再延用計劃經濟的手段和思維,通過下命令的辦法說哪些大學、醫院遷移,哪些總部遷移,政府的命令要么不管用,要么對企業生產造成了很大的損害。同時,我們要考慮今年的市場主體是政府、企業和個人,企業選擇必須考慮個人,如果很多人跳槽,離開這個企業,這個企業的搬遷也是困難的。所以政府要做的有兩個條件,第一,做硬條件,把我們的市郊鐵路建起來,把衛星城公共服務做起來。第二是軟條件,要創造政策,使得各種障礙消除。第一冰糕效應,因為條件不具備的時候,強行命令就會出現冰糕到這個地方去,最后我沒有吃掉,你也沒吃掉,最后冰糕化掉了,人才自己流動,到那時候我們的搬遷很難說成功。第二個避免城市病演變為區域病,現在我們周圍都在炒作,把地價炒的很高。根據我們對國外的研究,小城市的吸引力有三個,第一是交通便捷,環境優美,現在我們的各方面條件都不具備,如果我們把地價炒起來,城市病就演變為區域病,到時候再去處理就要麻煩得多、困難得多。

    總之,我認為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處理好我們提升自己的能力和疏解的關系,處理好我們存量的優化和共同做大的關系,處理好近期遠期發展的問題。京津冀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戰略,我們要理性思考,頂層設計,科學規劃,有效實施,持續推進,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因為這一區域不可能在三五年就取得實質性或者重大的根本性的改變,這是一個比較持續的過程,我們要做好努力積極推進。

 

科博會虛擬展館

大连码头打工赚钱吗